你好,欢迎来到沈阳和枫细语健康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网站!
服务项目/ Service Items
案例中心我的位置:爱渡首页 > 案例中心 > 详情

“面子”之殇

             
      对于中国人来说,“面子”是一个颇具文化特色的心理概念。中国人对下面一些场景绝不陌生:场景A:请客吃饭,一定要显得慷慨热情,筵席曲终人散时桌上一定还要剩一些酒菜,否则若是碗碟朝天空空如也,即使大家都已酒足饭饱,主客双方却都会感到有些没面子——前者因没能成为更慷慨周到、过度款待的东道主而觉得没面子,后者因没能成为受到过度款待的座上宾而觉得没面子。本来一场愉快的吃请筵席,结束时双方却都留下一丝尴尬。
  场景B:子女不懂事,没礼貌,越是来了客人越表现得痴憨顽劣、缺乏教养,俗称“人来疯”。此时的父母常常会觉得颜面扫地,门楣无光。倘若客人家的孩子偏巧是个聪明乖巧人见人爱的“小大人儿”,客人在表现出一副宽容姿态的同时,还会不由自主地流露出得意和自豪,而“坏”孩子的父母往往被对方高姿态的宽容和自鸣得意所刺伤,感到自己的孩子相形见绌,恨不能好好惩戒他一番。
        场景C:自己走道不小心摔了一个跟头,站起来这个尴尬,面红耳赤,没有熟人看到还好点,要是被熟人看到,这一天都是不好意思,其实别人早就忘了这件事。 
        郭冬临的小品《有事你说话》,赵本山、范伟的《心病》都是讽刺死要面子活受罪的现象。
  上述场景中的主人公,都或多或少地感到一种窘迫、尴尬、难堪、丢脸、没面子的感觉,有时是因为自己做事不够恰当、漂亮,有时是因为和自己密切相关的人表现得不得体。这些事情都不大,上升不到道德的高度,没什么绝对的是非对错,但面子对中国人的困扰,似乎比道德和良心的困扰更多。这些涉及到面子的生活事件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所有事件都涉及到他人的在场,换句话说,“没面子”的感觉来自于我们想象中的他人对此的评价,我们猜测别人会因此嘲笑、轻视、看不起我们,因此我们才觉得羞愧难当。这就是中国人“面子文化”的核心。
      “面子文化”并非只有负面影响。它经由羞耻感作为中介,对规范人的行为起到了重要作用。自春秋时代起,管子便提倡说:“礼义廉耻,国之四维。”“维”是指纲维,也就是社会的道德标准和行为规范。由此可以看出,羞耻心是道德教化中的一个重要元素。
  
       羞耻感是如何起到道德教化作用的呢?在中国,从孩子两岁左右起,大多数父母都开始自发地引入他人评价,通过引起孩子的羞耻感来规范和塑造行为。例如,当小孩子在人前表现出不恰当的行为时,母亲会说,“你看看,你都这么大了还要妈妈抱着走,别人会笑话你”,“你看那个小弟弟都不要吃妈妈的奶,你还要吃,小弟弟笑话你了”,等等。这种方法对于大多数孩子来说都是有效的,他们从父母那里接受到羞耻的信息,传染上羞耻的感受,从一个个自我中心、任性而为的小家伙,逐渐了解到他人对自己的期待,明白了是非对错,为了避免再度体验到羞耻,他们会慢慢减少错误的行为,更多地按照成人认可的方式去行动,终将从一个“自然人”成长为“社会人”。
  中国人是一个生活在人际关系网络中的社会,家庭和家族观念根深蒂固,因此也更重视他人对自身以及家庭成员的评价。面子文化在中国社会环境中具有一定适应性。因此在俗语中,我们可以看到“家丑不可外扬”、“打肿脸充胖子”(因为在过去只有富裕的人家才可能出现红光满面的胖子)等诸多于面子有关的词句。然而还有另外一句话,叫“死要面子活受罪”,过度执著于面子的人,会只关注于他人对自己的看法(其实人人都在过自己的日子,未必有空关注你),而忽略了自身的感受和需要,为面子所累,难怪要“活受罪”了。
 
 
沈阳料理包批发厂家沈阳家用电梯沈阳装修公司沈阳新娘化妆卿马酒沈阳换纱窗沈阳护栏网晋级装饰浑南店沈阳依维柯装饰

客服中心:
在线客服

客服中心:
在线客服

服务时间:
8:00-20:00